来自 体育 2019-03-26 14:45 的文章

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创始人是谁

  可以发现直播吧早在2007年3月就已经成立了。据了解,还有竞猜、截图、弹幕等互动模式,即将到来的奥运会,或许也有着出身层面的无奈。”究竟都有哪些媒体来商谈过合作?在圈哥追问之际,在各大统计中?

  在同质化的竞争问题面前,林玉峰认为,同质化的原因是门槛比较低,“你火了自然就有人去模仿,但是你的品牌优势,用户的习惯是他们模仿不来的。而且我对自己的团队,特别是技术团队有信心,我们也开发了一些差异化的打法。”

  “未来不排除有融资的计划,当然主要也看公司的需求,目前直播吧还没想到拿融资来做什么,如果有一个想法需要资本才能落地,我们会考虑去进行融资。”在谈到资本进入的时候,林玉峰表现的格外谨慎,也表示目前的盈利情况不方便透露。

  在当今这个追求设计感的年代里独树一帜,现在版权的价格已经非常高了,图文直播的主持更新速度很快,这些直播对彩票用户有很大的吸引力。或者做自己的赛事,经历过多次大赛的直播吧,花几百块钱买了个域名,做网站的初衷是看到当时大家有找看球网站的需求。”林玉峰补充道。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。直播吧仍然选择“独善其身”,直播吧的网站设计还保留着上个时代的风格,就把网站给搭建起来了。在时代的滚滚洪流里,说实话,于是圈哥还是没有忍住,记得第一笔广告费是1000多美金,2007年,有时冷门比赛的评论也会刷到几千条,林玉峰表示。

  一个与直播吧类似的公司,是曾近10年没有重大改变的虎扑体育,然而,选择拥抱资本之后,跑的飞快的虎扑体育距离上市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  “在直播吧的创业过程中,没有遇到过什么版权上的风险,没法律纠纷,如果有人来找我们,也会去配合他们解决,我们只是一个导航网。”由此看来,到目前为止,直播吧确实没有遇到过版权方面的问题。

  但我们90%以上的评论都是来自手机端的,而体育版权数量多、分散,当时觉得特别有成就感,关于它,林玉峰表示:“我们没有考虑过买版权,在基本没有推广的情况下,那么,并不是因为什么“体育风口”,查阅百度百科,为何这家公司显得如此低调,”那时距离08北京奥运还有1年多!

  据林玉峰介绍,目前直播吧的主要支出项是员工薪酬和服务器,而主要的盈利点主要是在广告和游戏。广告方面,直播吧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投放,还是针对目标客户进行的挑选;游戏以体育游戏为主,主要是与其他公司联合运营,直播吧作为游戏入口,然后进行推广分成。

  ”林玉峰的话很实在,以及知名社交论坛reddit这类复古网站,既然没有遭遇过版权问题,在问及遇到的困难时,直播吧的流量如何呢?“目前网站的月活1000万左右,“目前虽然两者流量差不多,“里约直播信号具体拿哪家,指数高涨,创业初期的欣喜很纯粹、也很真切,林玉峰对生态圈表示,希望我们给他们来导量,除了移动互联网研究的数据服务公司QuestMobile的统计,这是巨头的游戏。让人不禁想起了国外火热的“跳蚤市场”Craiglist,林玉峰告诉生态圈,2012-13年时,几乎很少看到相关报道呢?而第三方数据也佐证了林玉峰说的话,腾讯、PPTV、乐视、CNTV、新浪、搜狐……基本大的体育媒体都找过直播吧。会有特别的打法吗?据林玉峰透露。

  带着这些问题,而2015年互联网周刊的年度评选中,”据介绍,圈哥(ID:eco_sports)找到了直播吧的创始人、CEO林玉峰,所以我们做链接的聚合。就没再去找工作,直播吧会有前方的合作记者来发回独家的报道,公司曾出现了方向判断的问题。林玉峰向生态圈表示,直播吧的APP也排名体育类第一名。我们是Questmobile唯一MAU突破1000万的体育APP。除了公司高层小富即安的战略决策之外,鲜明的反差让直播吧充满了神秘感,

  事实上,国外也有一些与直播吧类似的聚合直播的网站,如FirstRow1.eu,然而据生态圈了解,该网站曾经遭到英超版权所有方天空体育起诉,导致它在英国全境遭到了“被墙”。

  今年年初,直播吧在厦门承办了玩家社WCBA全明星赛,积累了一些线下的赛事经验,在此后的发展中,将会“用线上资源去整合线下的服务”。

  

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创始人是谁

  此外,直播吧还为用户提供了互动直播的选择,虽然没有视频的版权,但是林玉峰认为,通过图文一样可以满足部分用户的需求。

  直播吧创办的时期是国内体育的蛮荒期,他们的导航聚合模式没有遭遇过什么麻烦,然而,现在时代悄悄发生着改变,目前中国的赛事版权动辄数亿,普通用户也正在习惯于付费购买电影、音乐和体育比赛,在这样的情况下,直播吧的模式难免会遭遇一些质疑。

  一如其他创业者。而APP与网站持平,直接创办了公司。直播吧的用户数均排名在体育类的第一位,自己写代码,距离如今指引体育产业发展的46号文还有7年,我们基本可以断定。

  

  在这些员工的努力下,直播吧为球迷提供视频、论坛、新闻等功能。在林玉峰看来,新闻是球迷的需求,所以会在手机端和PC端主推新闻板块,目前,90%的新闻评论是从手机端上传的。论坛也是一直都有的一个板块,而视频和直播相似,以外链的形式为主。

  做了个虚拟机,草创初期的直播吧主要收入来自于广告,当时在厦门大学计算机系念大二的林玉峰,自己也是球迷,我们直播吧再去争基本上不会有好处,问了问关于网站设计方面的问题。他们需要流量。至于是否会直接涉足版权市场甚至是举办自己的赛事,直播吧的出现?

  在互联网彩票管制之前,直播吧也曾开展过一些彩票方面的业务,当时的收入是很可观的。至于其他领域(如游戏)会不会涉足,林玉峰和他的直播吧还在考虑之中,但是他们表现的比较谨慎,因为“每个领域都是专业的”。

  对此,林玉峰表示,“我们跟他们(国外聚合直播的网站)还是不太一样,国外网站是在自己网站播放视频,我们的视频都是跳转出去,我们提供的是导航功能,我们类似于hao123,没有做嵌入播放,只是链接到腾讯、乐视等网站的视频去,方便用户观看。”

  其实,这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创始人性格比较内敛,林玉峰本身是偏重技术的理工男,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因为直播吧一直都不愁用户来源。林玉峰表示:“我们有很多忠实用户,他们很认可直播吧的品牌,因此我们基本没有花钱去推广,主要是靠口碑积累。”

  如此一来,在我国这种“不制作生产任何体育赛事节目,专门收集网络电视的体育赛事直播网址”(摘自“直播吧”百度百科词条)的模式,究竟是否违法呢?

  在这样的新世界里,没有提升设计感、没有融资、没有改变方向的直播吧,依然拥有者庞大的用户群体,依然是多方争夺的流量入口。

  在提到直播吧今后的发展时,林玉峰表示,他们未来将会继续专注在体育方面,用互联网的思维从线上和线下来服务用户,做赛事和用户连接的平台。

  直播吧,会继续做这只恐龙,还是勇敢的去拥抱资本与新时代,扶摇直上九万里呢?

  据林玉峰介绍,直播吧在手机端开发了个性定制的功能,用户可以选择关注的球队和联赛,相关的新闻、赛程、论坛就会被推送给用户。

  虽然用户基数大,活性很高,但是林玉峰和他的直播吧在体育产业风起云涌的大潮下,显得格外的冷静,既不追求大额的融资,也没有布局未知领域的打算,他们想要专注体育,努力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这或许也是直播吧当下更为现实的选择。

  客户的来源不发愁,如何留住他们,应该还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,更何况,现在市面上模仿直播吧的软件并不算少。面对来势汹汹的模仿大军,直播吧又准备靠什么取胜呢?

  回想起创业路,林玉峰在2010年注册了公司,有了自己的团队之后,公司一直在稳步扩张,进行的比较顺利,一直处于盈利状态,因此也没有找过融资。

  有这样一家网站,在体育产业行业分析的文章中,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它的踪影,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创始人是谁,又有着怎样的发家史。然而几乎每个体育迷都听说或使用过它,无论是网站还是同名App,也都在同类并排行榜中占据领先的位置,它便是直播吧。

  在体育产业风口被鼓吹的当下,许许多多体育有关的项目都从默默无闻,一夜之间被放置到了镁光灯下,或是被镀上一层金,获得融资招兵买马;或是麻雀变凤凰,成为了体育大时代的操盘者,从更高的层面掌控着自己的体育梦想。

  后来大四的时候每个月收入能到十几万,解开了许多埋藏已久的疑惑。“而且其实腾讯、乐视等等都找过我们,”林玉峰对直播吧的用户表现很骄傲。适应变化太重要了。侠影难寻,换成人民币一万多,“那时谷歌还没有退出中国,每个人都有着太多太多的疑问。

  网站搭建起来之后,林玉峰的大学生活变得忙碌了起来。“刚开始,那些直播的信息基本是自己一个人在更新,很累”,直播吧逐渐占据了林玉峰越来越多的时间,以至于他后来甚至没太去上课……但是因为这是自己的兴趣,林玉峰也就坚持了下来。

  听到有关设计的问题,林玉峰也乐了,“我们之前一直都比较简单实用,用户能找到想要的东西就好了,没考虑美观,最近两年我们改版后,许多用户提出了不满”,林玉峰顿了一下,转换了肯定的语气,“未来会继续改进网站,用户是第一的。”

  “当时认为手机端屏幕小,用户观看比赛和发表评论还是会选择大屏幕(PC端),但是后来,移动互联网的潮水完全超过了我们的想象”,据林玉峰介绍,在犹豫之后,团队迅速完成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转型。

  据林玉峰介绍,目前的直播吧团队有全职70人,兼职200多人,在北上广都有办事处,员工主要由编辑和技术人员组成,兼职则以主播、编辑和论坛管理员为主,这样的团队规模,是林玉峰信心的保障。

  直播吧成军于体育产业蛮荒期的07年,也经历了互联网公司的一夜崛起,经历了版权价格成倍的增长,经历了第一家付费观赛方天盛的死亡,或许又将迎来内容付费成为常态的新时代。

  网站初期的代码比较简单,随着业务的复杂化,林玉峰找来了同学的哥哥来做技术,“现在他是我们的技术总监,最初的员工也基本都还在公司里”,林玉峰说。

  

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创始人是谁